当前位置:澳门新葡新京 > 新闻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县级融媒建设,只要走好这54321
更新时间:2018-12-25 16:31:10  |  点击次数:8374次

  抓好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工作,既不只是县级区域媒体的事情,也不只是一件基于技术改造的事情,它是关系到壮大主流思想舆论平台、打造基层治国理政新平台的当前中心工作。这篇文章包含了刚刚之前几篇相关文章的观点,作了一定的提炼与总结,希望能够帮助我们大家更全面地看待这项重要工作

  2018年的下半年,“县级融媒体中心”不断出现在各级媒体头条以至各地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它不仅仅成为国家全面深化改革工作的重要节点,更是成为了指引传统媒体实施转型发展的主要步骤。要走好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之路,关键点在于要踩好节奏,而这一节奏,我们可以把它归纳总结为融媒发展之路上的“54321”!

  一、规避5个误区

  误区1:县级融媒体中心只是县级媒体的事。望文生义的想法比较狭隘,实践中却会导致贻误战机。中央之所以反复强调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其重点并非是实指“县级”二字,而是强调它的基层属性。深化媒体改革在基层得到重视与落实之后,必然会更快地影响并扩展到所有级别的媒体中。而且,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更是直接影响并改变当前省级与地市级媒体的市场竞争格局:不管是谁,如果能借力于自身的融媒体建设成果与能力,趁势切入并参与所辖县区的融媒体建设,也就相当于抓住了这些的发展机遇。而反之则会被原来的竞争对手渗入,陷入被动压制的局面。

  误区2:县级融媒体中心只要改个名称挂块新牌子。应该说,有相当一部分媒体单位就是这样子去做的,这说明他们根本没能真正理解“融媒体中心建设”的原因、动力与方向,而只是简单去落实并执行。事实上,比改名称换牌子更重要的,是重新思考并规划新的方向、目标与举措:首先,叫“融媒体中心”了,那么总是局限于报纸、广播与电视这几个媒介不放的思路得改了,互联网等新媒体不再是可有可无的渠道了;其次,既然叫“融媒体中心”,那么探索实践多种不同媒体在采集、表现和传播模式方面的相互配合以至于融合,就成了最重要的工作;最后,正因为叫“融媒体中心”,那么,不仅仅是信息传播介质的融合,更应该是涉及经营手法的融合、社会服务资源等全方位、多领域里的融合。

  误区3:县级融媒体中心可以把原来的新媒体项目再炒一遍冷饭。这主要是由于大家对于“融媒体”与“新媒体”的理解认知。实际上,当融媒体中心成为全新的媒体机构名称之后,大家就会发现,其一是在地位方向,过去是报纸、广播电视的从属者,而现在却是领导者;其二在业务范围上,过去被局限于互联网中,如今必须要统筹归纳所有媒介媒体的资源;其三是发展方向,过去只作为传统媒体的补充,而今天则必须要扛起整个媒体面向未来的出路重担。所以,就具体案例而言。如果原先的新媒体项目运营得比较成功,则非常容易由此提升并推广到整体,促进融媒体中心项目的迅速实施;而如果原先的新媒体项目相对滞后、落伍甚至无所建树,则更适合大胆砍掉,另起炉灶!

  误区4:县级融媒体中心就意味着政府供养、衣食无忧了。这样的观点虽然没人公开表示,但却有很大范围的潜在认知。一是从中央到各地,必然会为了这项政策的落实与推进,辅以必要的资金投入。头脑灵活的单位,赶紧写规划、换牌子,从当地政府及上级机构拿到丰厚的扶持资金是没有多大问题的,甚至获得各种经费过上好几年舒服日子也是可能的。只是,我们必须要看到,国家倡导建立融媒体中心,本质是要求媒体勇于面对未来、面对市场,更要勇于革新自己,保持媒体自身的改革进步状态。在全面推进的时候,的确难以避免有滥竽充数的机构存在。但是,这一影响整个中国传媒生态变化与进步的重大战略实施到位后,大潮落下,抱定政府大腿,混吃混喝的具体媒体机构,都必然会遭遇实际发展的无情淘汰。

  误区5:县级融媒体中心主要就是上大屏等设备。这种误区其实只是理解得过于肤浅。大屏好不好?当然好!因为它是传统媒体借用互联网思维、手段,来展示媒体工作的一种新型做法,既体现出自己与时俱进、锐意改变的决心,又能感受到它对于条块分割的旧有管理模式的效率提升与思维拓展优势。而且,通过大屏的集中布局,全新的融媒体中心领导的目光,则必然从新闻与节目生产拓展至更广泛的社会领域,这是媒体融合的最高层面!

  对于以上5个误区的分析,实际上起到的作用就是清晰目标、理顺思路,面对即将启动的行动,我们这时最需要的,就是学习成功模式。

  二、学好4个模式

  自2018年8月底中央正式提出“要扎实抓好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号召之后,迅速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一轮建设高潮。一批思路领先、锐意进取,同时也业绩明显的地方媒体,紧紧抓住发展机遇,他们不仅从思想角度体现出了积极、主动的落实推进意识,更重要的是,在行动上深入消化改革的精神,通过媒体融合工作的实际展开,为地方媒体的未来发展之路,走出了极具参考与学习价值的典型之路。这其中,河南项城、江苏邳州、浙江长兴三个县级市,与吉林省广电成为了最具代表性的4种模式,历经中宣部、广电总局以及各级政府、宣传机构的发文宣传推广,已经成为各地传统媒体,消化理解政策内涵、思考寻找自我努力方向的最重要参照对象。

  项城模式:项城市宣传部主导,整合原有电台、电视台、《项城市讯》和《项城瞭望》等传统媒体资源,成立项城市融媒体中心,新建网站、APP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四大平台。对内实施全员绩效考核,对外开展新闻+模式对政务、文化、民生与消费的全面联动,2017年经营收入2600多万元,连续两届荣获中国市县广电媒体20强。

  邳州模式:邳州市广播电视台建设,从政治使命、产品渠道、人才管理三个深层方向出发,以新技术、新应用为引领,以中央厨房建设为核心,打通广播、广播、电视、报纸、网站、客户端、微信。微博等技术平台的联通链接,打造”银杏融媒“品牌,在融媒体建设上,已经率先实现了广播电台300万级、电视信号200万级、移动端100万级的用户覆盖。

  长兴模式:2011年起,长兴就将原来的广播电视台、宣传信息中心、县委报道组、政府网新闻版块整合组建为长兴传媒集团。坚定移动优先战略,坚持移动传播渠道与原有传统媒体传播渠道的融合创新;深化技术创新驱动,整合资源,生产出一大批优秀的融媒产品,推动集团总创收实现逆市上扬,逐年增长;最重要的是,作为一家县域主流媒体,持续优化人才培养计划,集团事业稳步发展,媒体影响力、传播力都在不断得到提升。

  吉林模式:由吉林省委宣传部的主导、吉林广播电视总台建设,依托已经建成的天池云融合生产平台与融媒体指挥调度平台,面向全省各县市广电提供完整的技术支撑,在县市地方建立起融媒体中心,并在内容统筹化生产、终端标准化发布、市场共享式开发等方面提供持续的指导帮助。自7月份前郭、集安、农安三个县级融媒体分中心上线后,目前正陆续推进10几个县级分中心的建设上线。

  三、融入3项技术

  实际上,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方向之所以能在2018年被提上议事日程,与各种新兴科学技术在媒体生产、传播及应用方面的应用普及密不可分。思想理念上的融合,更离不开传统媒体对于互联网技术的融合。其中,最重要、也最核心的三项技术是:

  云平台:技术瓶颈曾经是最基层的县级媒体最无奈的障碍,面对市场竞争所需要的技术能力比拼,无论是人才、资金还是设备平台,基层媒体几乎毫无胜算之力。但是,云平台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这一切。在媒体融合的发展建设中,离不开两类云平台的支撑。第一类就是公用资源类的,它们一般会由阿里、腾讯、百度这些互联网巨头提供,在全网范围内提供开放式的各种能力服务,以帮助基层媒体以最小的成本获得各种软硬件能力;第二类会由相对较有实力的少数传统媒体牵头建设,例如上文所提到了吉林广播电视总台,以区域中心媒体的身份,建设区域化的公有云平台,给县级融媒体中心提供相对专业化的服务。当然,云平台的更大优势在于,所有使用这一平台的媒体用户,反过来也可以将自己的信息、内容、资源以及能力加入云平台里,成为平台能力的一部分,实现共同发展、共同提高的目的。

  大数据:在这方面,传统媒体一向会有一种错觉,认为大数据并不适合较小的地方媒体来运用。而实际上,根植于用户底层的县级融媒体中心,更加关注用户的服务与使用,至少会产生信息、行为、关系三个层面的数据。这些数据,尤其会在相对可以形成使用闭环的县域环境里形成沉淀,并帮助区域媒体以及政府部门,合理分析。并对政务管理、社会服务以及信息传播带来有益的预测和决策辅导。这便是在县级领域也要关注、使用大数据的理由与依据。

  APP客户端:如果说传统媒体时代的终端承载就是报纸、收音机与电视机的话,那么融媒体时代的最终表现则是APP客户端无疑了。对于融媒体中心而言,不论是丰富多彩的内容发布,还是快捷高效的用户传播,以及用户互动的数据沉淀,包括最终能够实现的品牌价值。至少在眼前的两至三年之间,还没有可以取代手机APP客户端的表现方式。

  因此,云平台的建设,消除了不同媒体之间的技术鸿沟;大数据的运用,让媒体开始更加地靠近用户、贴近生活;而APP客户端的打造,则是最真切地反映出传统媒体面对融合大势下的最务实成就。这三项技术的融和,构成了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核心骨架,而有了如此坚固、完整的骨架之后,内容、服务与运营的血肉才能依附得更加紧密与细致。

  四、认准2大方向

  事实上,对于全国范围内的广大县级媒体而言,在融媒体中心的建设方向上,无论是学习项城、邳州这样的自力更新模式,还是认可吉林融媒的统建模式。其实都是积极响应政策号召、主动对接行动的正面典型。

  对于有些县区,拥有着较好的传统媒体基础,能够依靠发达的地方经济以及先行实践所积累的足够经验,那么快马加鞭,可以作为领跑者,选择本地自建的方向,不仅可以第一时间掌握自我发展的命运,而且更可以在大的发展形势之下,寻求更多的突破方向,甚至还有可能走出本县,实现一定区域内跨地融合与跨界融合。

  而相对经济实力不足,或者区域内发展不均衡的地区,可能会更加青睐于“集中资金、降低成本、统一标准”的建设思路,由省台牵头,实践推行“一省一平台”的发展方向。通过中心平台的集中打造,使得周边范围内的县级媒体,只需要投入很小的代价,就可以共享来自于省级融媒体中心在公有云平台提供的各种能力,实现远程与本地各类资源的交叉融合,共享大区域融合带来的所有收益。

  而这2大方向,势必成为即将到来的2019年媒体融合发展中的主流方向。

  五、紧盯1个根本目标

  在2018年11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召开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包括《关于加强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意见》在内的15个文件,明确指出:组建县级融媒体中心,有利于整合县级媒体资源、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要深化机构、人事、财政、薪酬等方面改革,调整优化媒体布局,推进融合发展,不断提高县级媒体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

  这份意见充分证明了,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根本目标,就是以主流媒体为主体、自主可控的互联网传播平台为核心,建设高效、成功的现代传播体系,并把它打造成为新时代下治国理政的全新平台。这是在当前的政治形势与舆论传播新格局下,党和政府交给现代媒体工作者的崇高任务,更是面向现实与未来的重要职责。

  来源:(http://www.tvoao.com/a/196034.aspx?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请帮忙分享:
中国广播电视网络集团有限公司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中广互联
华数集团
湖南有线
湖北广电
江苏有线
歌华有线
东方有线
陕西有线
新疆有线
广东有线
甘肃省广播电视局
安徽广电
内蒙古广电
天津广电
辽宁广电
福建广电
山东广电
广西广电
河北广电
四川广电
每日甘肃网???????
中国有线
中国甘肃
中国文明网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