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新京 > 新闻 >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辉煌百年征文:小小说二则
更新时间:2021-07-19 15:45:59  |  点击次数:1169次




奋 进

1970年冬,夜,延川县梁家河。

连日来的大雪覆盖了黄土高原的沟沟壑壑,雪停了,但阴云还遮着天空,看不见月亮和星星。山梁上一片漆黑,没有了村里的人声、犬吠,只有满天呼啸的北风摇曳着路旁的枯枣树,像山中猛兽的怒吼。马小娟裹着厚厚的围巾,把头深埋在夹袄领子里,在一尺厚的积雪上,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寒冷加上恐惧,脚和手早就失去了知觉,麻木的她机械地迈步朝前。

马小娟有些后悔,吃晚饭的时候,同来的知青发了高烧,她想都没想就裹起棉袄上了路,要在天亮前赶到镇子上买退烧药,可自己没走过夜路,才走了两三个小时,心就凉了,只怕还没到镇子上,自己就要冻死在这荒郊野外了。

“同学,等等”。

一个声音像是挡住了漫天呼啸的寒风,让马小娟从麻木中恢复过来。回过头,一个男青年,瘦高瘦高,挎着单肩包,站在身后不远,挥手致意,不知道什么时候乌云散开了,月光把四周照得亮堂,马小娟认出了他:“同学,我认识你,二队的,北京来的知青。”男青年紧跑两步,赶上了马小娟,说道:“我见过你,西安来的知青,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和我同来的知青发烧了,我去镇上给她买退烧药,你呢?”

“我也去镇上,那边的知青有本书,我去借来看看。”

“三十里路就为借本书?什么书啊?镶了金子?”

“《浮士德》,比金子还珍贵。”

马小娟来了兴致,好像是忘却了耳边的寒风和手脚的冰冷,脸上有了神采,说话带着笑意:“比金子还珍贵的书,是讲什么的,能给我说说吗?”

男青年一边朝前走一边思索:“是讲一个理想者和奋进者的故事,就像共产党,也像现在的我们。”

“像共产党?也像我们?”

“对”男青年仰起头,看着漆黑夜空上闪烁的繁星,激动的哈出一口白气:“每一个共产党员都是理想者和奋进者,他们总是怀揣着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目标和理想,为实现这些目标、理想而不懈努力奋斗着”。

“那为什么也像我们?”

“我们来到梁家河,不就是来探索未知,坚定理想的吗?”男青年笑着看向马小娟,眼睛里却满是坚定:“梁家河太穷了,我们知青来到这,就要帮助他们。你想想,如果修了路,乡亲们去镇子上就不用翻三十里的山路了”。

“就凭我们十来个知青,那得修到什么时候啊?”马小娟皱着眉头,一筹莫展。

“光是我们可不行,我们要让乡亲们明白,幸福生活要靠自己脚踏实地的创造,要发动群众一起修路。”男青年扯了扯因为激动挥手而滑落的单肩包带,又说道:“你知道沼气池吗?我听说永平人民公社挖了沼气池,有了那东西,烧火做饭不用柴火,还能发电呢。你想想,要是梁家河通了电、通了水、通了公路,那日子得多好啊”。

“你说的沼气池真有那么厉害?”马小娟嘴上不信,可心里已经在想像着梁家河通了电的样子。

“嗯,我下周就去永平公社学技术。”

“走着去?”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一路上欢声笑语,马小娟听到了许多未来生活美好而幸福的设想,她第一次坚定的相信,在未来,水泥马路会铺到千家万户。在未来,没有人会饿肚子,米面成山,牛羊成群。在未来,看病可以有车乘坐而不用走几十里的山路。在未来,孩子们都能走进学堂,开开心心学习。在未来,国家会富强,民族会复兴。周身早已不再寒冷,使不完的力量充斥着心中,东方即白,太阳坚决的、迫不及待地染红了大地。


鉴心

2020年97日,陇南康县。前些天连日大雨,王坝河浑浊的像泥石流一样,间或裹挟着些残垣断木急流而去。两岸的高山,把王坝河夹成一条峡,烈日当头,晒的鸟儿都不愿意啼叫,只有湍急的河流声不绝于耳。

刘广田坐在岸边喘着粗气,因为跨河敷设光缆,粗糙的双手被钢线和光缆勒的满是红印。身后是正在熔接光缆的同事,他们知道老刘上了年龄,跨河放缆就够他喝一壶了,就抢走了熔接机,没让他插手。

刘广田脱了湿鞋子,丢在石头上,心里算了算时间,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不知道是因为跨河的时候脱了力还是因为紧张,拨错了几次号码后,手机响起了嘟嘟声。

“喂,爸。”电话接通,另一头是个女声,声音里带着些不悦。

“喂,我的乖女儿,怎么样,到学校了吗?报到完了吗?宿舍分好了吗?室友都是哪里人啊?友好吗?”刘广田满脸堆笑,一连问出好几个问题,似乎对电话另一头的不悦丝毫没有发现。

“报到了,挺好的。”听了刘广田连珠炮似的发问,对方更是不耐烦了,对他的问题回答的很敷衍。

刘广田满脸通红,低下头,压低了声音:“你还在生爸爸的气啊,别生气了,爸爸也想送你去大学报到,这不是...这不是单位临时安排了紧急任务嘛”。

“单位,单位,你总说单位,那我怎么办?”电话另一头充满愤怒,声音近乎叫喊:“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人到郑州,人生地不熟的,连公交车都找不到……”声音带着哭腔,越来越小。

“乖女儿,是爸爸不好,爸爸错了,下一次爸爸一定陪你报到。”刘广田赶忙赔罪,紧张的面红耳赤,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哪还有下一次!”小女孩气极反笑,似乎并不是真的在生气。

“老奸巨猾”的刘广田一听姑娘笑了,觉得有戏,立马话风一变:“乖女儿,你知道吗,整个陇南遭了水灾,很多当地的群众断水断电,也看不到电视,上不了网,他们也很害怕,他们该怎么办?”刘广田不再低头,正襟危坐,严肃说道:“只有爸爸和同事们,第一时间把光缆修好,把电视和宽带信号送到千家万户,让受灾的人民知道,党和国家还有全国人民,都在想法设法帮助他们,这样,他们才不会害怕”。

“爸...”电话一头终于不再和他抬杠:“那你也要注意安全,你的腿风湿,可千万不能淌水”。

“好,爸爸答应你”刘广田看看了湿透的裤子,笑着说。

“每次有灾情,你总是冲到第一线,你们单位会给你发奖杯吗?”女儿问的很认真。

“爸爸要什么奖,爸爸是党员!”刘广田开心的笑着。

“老刘,熔通了!”身后传来同事们激动的声音。

老刘在电话中匆匆告了别,站起身:“走,去下个点”。


天水分公司综合办公室  王明琛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请帮忙分享:
中国广播电视网络集团有限公司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中广互联
华数集团
湖南有线
湖北广电
江苏有线
歌华有线
东方有线
陕西有线
新疆有线
广东有线
甘肃省广播电视局
安徽广电
内蒙古广电
天津广电
辽宁广电
福建广电
山东广电
广西广电
河北广电
四川广电
每日甘肃网???????
中国有线
中国甘肃
中国文明网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