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新京 > 新闻 >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平凡人生见证改革开放伟大历程
更新时间:2018-12-19 09:47:03  |  点击次数:7607次


编者按: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改革开放只有参与者,没有旁观者。改革开放不仅深刻影响和改变了当代中国,也深刻影响和改变了我们每一个人。今天,本报推出4篇关于普通人物的记录式报道,旨在通过他们的日常生活和心路历程,反映改革开放40年来,广大人民群众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和真真切切的幸福感。

程生龙:“网”事如烟

本报记者 施秀萍

穿着朴素的工作服,骑着三轮电动车,每天风雨无阻,走乡串户。古浪县永丰滩乡的程生龙,今年56岁,是一名广电网络维护员,由于常年在外,脸色黝黑,大家都亲切地叫他“老程”。

一“网”情深

“想拉宽带?找老程。”

“找老程”,几乎成了永丰滩乡几千户农民的口头禅。

“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几年,国家政策好。广电户户通工程、宽带乡村工程等文化惠民工程先后进了农村,和城里人一样看有线电视、装无线WIFI。虽然,永丰滩乡有电信维护员,有广播电视维护员,有移动通讯维护员,可这里的老乡习惯了找广电的程生龙。比如:谁家宽带不通了、电视没信号了、户户通不通了,谁家想换高清机顶盒、谁家买了新电视机不会安装,“找老程”是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办法。

老程和乡亲们熟络,乡亲的事比自己的事还要紧,谁家一个电话,老程一溜烟就赶过去了。

其实,老程赶路不容易。古浪县永丰滩乡地处腾格里沙漠边缘,常年大风小风呼呼地刮着,还夹杂着细细的黄沙。可他天天沙里来、风里去,从未怠慢过。

2015年春节前,古浪县一场大雪,永丰滩乡六墩村北岭沟组20户农民眼瞅着节前看上电视的希望越来越渺茫。程生龙得知后二话不说,开上电动三轮车,装上棉大衣、工具箱、机顶盒、电缆设备、备件等,默默地和两名同事去了六墩村。大部分活都在户外,常常手冻得拿不住工具,可他依然坚持每天在雪地里架线、安装,最终一户不落,实现了大家的梦想。

大家喜欢找老程,因为老程朴实认真,不玩花架子。“他不是在农民家里,就是在去往农民家里的路上。”从2014年12月,程生龙负责永丰滩乡几千农户的广电服务开始,无论刮风下雨还是起沙尘暴,就从未停止过,“党的政策好,老乡找我不是装电视机就是安网络,都是好事,耽搁不得!”

永远的兵

“我是老程,我是老程,您是谁?”无论在部队还是在地方,程生龙都保留着当兵时的习惯,把遵守纪律、服从安排放在首位。

1984年,22岁的程生龙参军进入“红军师”;第二年即参加了自卫反击战。当时的老山和八里河东山是自卫反击战的主战场,从1985年10月到1987年7月,作为通信兵,程生龙和通讯营的战友们坚守在老山前线,在战火纷飞中翻山越岭、架线拉线保障战地通信畅通。战斗中,7名战友牺牲了。程生龙也经历了老山血战的洗礼,同13名年轻士兵一起面对党旗庄严宣誓,火线入党。

到今年,老程就是有着33年党龄的老党员了。可对老程来说,是党员,就该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抛头颅洒热血;是党员,在地方上就该踏踏实实、兢兢业业,做好每一天的工作。

为了做好工作,程生龙时刻不忘发扬党员的苦干精神。永丰滩乡东面的黄花滩乡有个白板滩村,也位于腾格里沙漠边缘,村里邢家窝铺组的22户人家一直看不到电视。2015年11月20日,程生龙又开上他的农用电动车,想着多个帮手能快点,又叫上妻子,冒着漫天风雪来到邢家窝铺组,在呼呼寒风中,拉线、架线、安装,为22户农户装上了有线光缆,全部开通了电视信号和宽带业务。

农民兄弟

永丰滩乡60多岁的王天寿是一名残疾人,孩子都去了外地,一个人守着一间小卖部生活。得益于程生龙的帮助,王天寿学会了自己开电视机看新闻,还和小孙子视频聊起了天,解了寂寞和相思之苦。

“看电视是农村老人排遣孤独的唯一办法,但很多老人记不住怎样用遥控器。”程生龙理解这些老人,用心记住哪村哪户家里只剩老人,工作路过或得空总要去看看。

每年秋季一过,农民就闲了。这时候,要求安装有线电视,或者把家里的户户通电视改为有线电视的人就陆续多了。因此,10月以后,程生龙经常忙得不着家;到了冬天,农民有更多的时间在家里看电视或上网,程生龙的业务再次进入高峰期,维修电话一个接一个响,经常干完活就到了半夜。这还不算,一时顾不上了,他还常常拉上妻子和儿子做帮手,给他递工具、找备件,成了他的两名“义务兵”。

广袤的河西走廊一望无际,程生龙维护的虽然只是个乡镇,但地域范围并不小。加之近年来,党和政府加快新农村建设,推出精准扶贫、信息化扶贫政策后,农村改革步伐加快,落后山村农民对于电视和网络的需求也快速增长,迫切希望通过电视了解党和政府的新政策和富民信息,通过互联网出售农产品。

这样,程生龙更忙了,跑得更快了。妻子从“义务兵”转为“志愿兵”,担心他晚上回家天黑路远,就尽量天天陪他一块儿去工作……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往事如烟,随风而逝,岁月之犁在程生龙脸上划下的深深印痕,就像他因“网事”与全乡农民之间结下的情谊,愈加深厚。他也乐此不疲,深陷“网事”,继续奔走在永丰滩乡的小路上。

邓育芳:越来越好

本报记者 李欣瑶

在兰州市繁华地段的亚欧商厦里,邓育芳每天都会到自己经营的童鞋柜台查看经营情况。

大波浪卷发、修身连衣裙,很难看出来她已经60岁了。在家里,她是4个孙子孙女的奶奶,在这里她是说一不二的老板。

从30多年前摆地摊的“个体户”,到现在“奶奶级”的老板,改革开放在邓育芳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她心里只认一个理:带着孩子们把日子越过越好。

打临工

邓育芳的家乡在皋兰县西岔乡。在那里,贫瘠的土地养着并不富裕的农民,能够走出山沟沟去外面的世界,是邓育芳的梦想。

1980年,22岁的邓育芳跟着姐姐来到红古区窑街镇,虽然这是个因煤矿而兴起的小镇子,但对于邓育芳来说,已经是山外面的大世界了。

姐姐在当地的一家医院当护士,没有技术的邓育芳就在医院干起了打扫卫生的活。

这个活在城里人看来又脏又累,但邓育芳却不嫌弃。她人勤快、干活认真,把医院的卫生打扫得干干净净。最让她高兴的是,自己能够像其他上班的人一样,每月领到20元的工资。

这个农村姑娘不仅活干得好,而且人也热情、胆大,医院的热心人看在了眼里,把她介绍给了同在窑街的一名水泥厂工人。

嫁给了“正式工”,住进了水泥厂的工人大院,邓育芳彻底走出了山沟沟。

结婚后,她依然在医院里干“临时工”。随着三个儿女相继出生,她和丈夫的工资有点紧紧巴巴的,给孩子买奶粉都要思虑很久。邓育芳说:“我当时就想着,自己的娃娃能和窑街镇的娃娃一样,吃得好、穿得好,那就好了。”

当时的窑街镇,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已经有一批头脑灵活的人开始“试水”做点小生意,邓育芳有了“干点什么”的想法。

恰好当时丈夫的同事手里有一批处理的电钨丝,问邓育芳愿不愿意拿去卖,邓育芳想来想去,接下了这批处理货。

邓育芳的丈夫在水泥厂负责检修机械,电工活也干得顺手。晚上,丈夫把钨丝盘在毯子上,接好开关,邓育芳用缝纫机套上罩布缝好,一张自制的电热毯就做好了。白天,邓育芳把一大袋电热毯捎在自行车上,每天骑车几十里走街串巷,没想到这批自制电热毯很受欢迎。

摆地摊

有了第一桶金,邓育芳就有了做生意的想法。她大胆辞去医院的工作,在窑街镇的市场摆起了小摊。

那时,窑街镇商业并不发达,人们能买到的服装不仅少,样式也不好看。邓育芳瞅准了商机,坐着班车到兰州的东部市场进货,进的都是女人、孩子的衣服和鞋袜这些受欢迎的商品。

每天天不亮,邓育芳就起床收拾,8点不到就出摊了。架好钢丝床,鞋袜摆在上面,衣服一件一件地挂起来,一天的生意就开始了。

别看她是个农村姑娘,但眼光很好,总是能进到兰州最流行的款式,她卖的服装在窑街都很时尚。

露天摆摊,免不了风吹雨淋。冬天是最难熬的时候,她的摊子连火炉都没有,有时候实在冷得受不了,邓育芳就在摊旁跺着脚跑来跑去,才能让自己暖和一些。

邓育芳至今还记得,小儿子几个月大的时候,为了不耽误出摊挣钱,她把儿子放在床上,用被子堵在里面,自己赶出去摆摊。到中午,才能回来一会给孩子喂点奶,然后再去卖货。

做生意虽然辛苦,一年四季没有休息日,但是一想到能让家里的生活宽裕些,邓育芳觉得很值。

随着生意越做越好,孩子们的奶粉、零食、新衣服自然多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孩子上学和班里的孩子没有什么差别,这个农村姑娘心里透着高兴。

当老板

1993年,邓育芳丈夫的工作调到了兰州,她的生意也随之“迁移”到了兰州。

有了在窑街的经验积累,邓育芳胆子更大了。当时的兰州,已经有一批商场兴起,“进商场卖货”成了她的新目标。

最初,她在兰州市南关什字的一家小商场租下了柜台,干的还是自己的老本行,卖女装、童装。没有了露天摆摊的风吹日晒,生意做得更加舒心,邓育芳穿上了自家卖的时髦服装,变成了真正的“城里人”。

几年下来,邓育芳的生意越做越大,摆摊的商场档次越来越高,她一个人已经顾不过来了,便雇了几个服务员一起卖货。

1998年,邓育芳来到了当时兰州最高档的亚欧商厦,代理了品牌童鞋、运动鞋,告别了自己摆摊的日子,当起了老板。

做生意的商场越高档,邓育芳的日子也越过越好。最初到兰州,她买下了兰州市周边一处平房小院。几年后,又举家搬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楼房里。房子不大,三个子女住起来还是有些拥挤,但是邓育芳却十分满足。

别看邓育芳自己的文化程度不高,但她对子女的教育非常重视。每一个孩子考试、升学,家里都为孩子提供最大的支持。这多少年来,最让她欣慰的不是自己生意做得有多好,而是孩子们都非常优秀。

“我摆摊供出了三个大学生,其中有两个还是重点大学的研究生。”提到孩子,邓育芳言语中透着骄傲。

如今,三个孩子都已成家立业,也都有了自己的孩子。邓育芳也变成了“奶奶级”的老板。为了孩子们来家里住得宽敞,最近邓育芳又换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大房子。

平时,她闲了在家带带孙子,抽空去商场柜台看看自家的生意。平淡的日子,在她的精心操持下,越过越好了。

常天平:与泥为伴

本报记者 李满福

自古以来,临夏是一个出匠人的地方。

新落成的“茶马古市”步行街,游人如织。这条古典建筑特色鲜明的大街上,汇聚了当地十大民间艺人,泥塑匠人常天平是其中之一。

“刚刚送走了一拨从积石山老家来的孩子,他们是在老师带领下专门来体验‘玩泥巴’的。”常天平说,这个季节人没少过,几乎每天都有游客、生意伙伴,还有暑期社会实践的学生来到馆里,有时都忙不过来。

今年52岁的常天平,家在积石山县胡林家乡大庄村,目前是临夏州泥塑艺术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从1985年拜师学艺,到1998年进城闯天下,再到后来的非遗传承人,这一路,他始终与泥为伴,以艺谋生。

学艺

“记得小时候在家对面的山坡上放羊,特别是雨过天晴后,我和庄子上的玩伴们用洪水冲下来的淤泥捏成狗、马、羊和碗、缸、小轮车等,每次我捏得最认真,也最像。”这是常天平关于捏泥巴最初的记忆。

其实,常天平最早接触的不是泥塑而是木工。父亲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木匠,在走村串户给人做木工活时,经常带上心灵手巧的常天平“搭下手”。父亲也看出了儿子的天赋,想让他把木匠手艺传下来。父亲经常说“荒年饿不死手艺人”,希望儿子能学一门手艺,一则减轻家里经济负担,一则给自己以后找个稳定“饭碗”。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河州大地,为来自农村的一批有志青年提供了创业的大好机遇。借这股春风,初中毕业后的常天平,开启了人生重要的创业征程。背上行囊的他到邻近的安集乡,拜当地民间艺人戚家武为师,真正开始和泥巴打交道。

“这期间跟师父学了不少东西,重要的是接受了民间文化的熏陶。”常天平说,从油漆、彩绘到捏泥活,扎扎实实干了十多年。

进城

多年来的东奔西走和披星戴月,让常天平的泥塑手艺越来越精湛,他捏的脊兽、小狮子、盘龙柱等,成为建筑市场的抢手货。山沟沟里,常天平成了村里让人仰慕的手艺人。但,偏远的家乡只是常天平生活中的一个驿站。思想斗争了好几次,他决定到城市发展业务。

之所以下定决心走出大山,有几件小事刺激了他。有一次,为及时返回工地,他在秋雨中走了13公里山路,还没到积石山县城时,他的鞋帮子因红泥路滑被扯断了,最后用路边的冰草拧成草绳,胡乱捆住鞋子勉强走到县城。还有一次,外地有个重要业务,给他写了封信。原本是信送到乡上学校后,由村子里的学生带来,但恰好放暑假,40天后才收到信。“当然,最终这笔业务也黄了。”

常天平心想,现在国家提供了这么好的创业环境,如果自己不主动作为,说不过去。当然,在城市里,无论从各方面来说,都要比农村更容易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1998年,常天平东凑西借了5万元,在临夏市买了一座小独院,把母亲接来,开启了新的城市生活。他的泥塑艺术生涯,也在这里得以升华。

出道

“来到临夏后,感觉自己的艺术天地一片宽阔,但要想真正在城市立足,手艺活要硬。”常天平一边接泥塑活,一边充实专业知识。他通过参加成人考试,在兰州教育学院接受了两年美术专业理论教育,他多次自费到炳灵寺石窟、麦积山石窟等参观学习临摹泥彩塑,其间还接受过雕塑艺术家何鄂大师的悉心指导。

“我一个农民,能有这样的经历,已经很知足了。”常天平说。

而今,虽来到城市发展,但他的创作素材没有离开家乡,没有离开这个时代。“我的1700余尊泥塑作品,都是过去、现在生活中的一面镜子。”

从小生活在农村,放羊牧牛、割草打场、赶集浪山、庙会听戏、牵着毛驴送公粮、赶着牛车磨面榨油等生活场景,常天平都把它“捏”到泥里,成为一件件精美艺术品,也成为一个个美好记忆。作为这个领域的非遗传承人,常天平除了保留传统创作题材的作品外,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文创产品的研发上。

这些年来,国家对非遗项目的传承保护尤为重视,一些发端于乡野田畴的非遗项目和它们的传承人,有了更多的展示舞台。“我们都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常天平话前话后,感恩良多。特别是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建设以及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的推进,给传统文化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作为非遗项目的泥塑艺术,也迎来新的春天。据常天平介绍,临夏州为扶持民间艺术的传承创新,在新落成的“茶马古市”上给当地非遗及传统文化项目免费提供了展示阵地,其中为他的泥塑艺术馆提供了三层共470平方米的展位。在这个新阵地,常天平更忙了,在泥塑传习所讲座,为参加国内外各种文博展会挑选艺术品……

“回过头来看,是改革开放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走出大山,走上幸福生活的大道。”常天平说。

庞宁:豁达人生

本报记者 宜秀萍

庞宁今年40岁,与改革开放同龄。她40年的人生也如同改革开放一样,一路前行,渐行渐好。

到兰州

庞宁自幼在陕西生活,七八岁时作为随军家属,跟着父亲来到嘉峪关。

“那时的嘉峪关很荒凉,人很少,印象中只有望不到头的戈壁滩。”庞宁回忆。

在嘉峪关,庞宁度过了从小学到中学、到大专的学生时代。1998年,大专毕业后,时年20岁的庞宁来到兰州,分到兰州市城建局下属的一家企业上班。

“我父亲那会儿已经转业到兰州工作了,刚工作没房子,我就跟父母一起住。”庞宁说,父亲住的宁安小区位于兰州市城关区雁滩乡,她刚来兰州时,雁滩也是一片荒凉,小区北边全是农田,人烟稀少。

如今,不过20年光景,雁滩乡已是高楼林立,各式各样的住宅区星罗棋布,曾经鹤立鸡群的宁安小区已然难觅踪影。

刚来兰州的前十年,庞宁工作生活可谓顺风顺水,一毕业就分配了工作,工资待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工作也没什么压力。庞宁很快结婚生子,日子过得按部就班,谈不上富足,但衣食无忧,按照父辈的人生轨迹,工作到一定年龄,还会分到福利房。

再就业

“我在兰州这20年,变化蛮大的,企业破产,我也下岗了”,庞宁感慨地说,“起初也觉得挺冤的,没招谁惹谁,好端端的工作说没就没了。”

庞宁坦言,都说好人有好报,自己坚持无偿献血,平时也乐于助人,怎么就遇上了下岗的事呢。

短暂的委屈迷茫过后,生性乐观豁达的庞宁很快收拾好心情,开始寻找新的工作。

30岁再就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在单位工作的那些年,庞宁一直在办公室做文员,与自己上学时学的专业没什么关系。

找工作的过程中,庞宁发现,自己坐办公室多年,已经没了专业,很少有公司愿意招接打电话、跑腿打杂的人员,有招的,也只要年轻漂亮的女孩。

年龄不占优势,专业又不突出,庞宁再就业的路起初并不顺畅。

小公司给的钱少,要求还多,很少有像以前单位那样的,能按时上下班,有正常双休日和国家法定节假日。

大企业虽然待遇有保障,但门槛高,庞宁的年龄、学历和工作经历往往达不到要求。

那两年,庞宁先后换了几份工作,也曾试着跟朋友合伙做点小生意,但因不谙此道,没能坚持下去。

在一次一次的挫折中,庞宁对自己、对社会有了更深的认识:怨天尤人改变不了什么,只会让生活越来越糟,改变自己,提高能力,适应变革,这才是正道。就这样,庞宁不断调整心态,认真学习,在工作中不断积累经验,丰富提高自己。

庞宁虽然没有年轻女孩靓丽的外表,但端庄秀丽,言谈举止落落大方,经过几份工作的历练,更加沉稳从容。

2012年,庞宁去一家大型酒店应聘,她的谈吐和工作经历赢得招聘主管的青睐,被录用为这家酒店的办公室文员。

这份工作对庞宁来说是做回了老本行,她干得如鱼得水,没过多久,就升职为管理人员。

好日子

生活中为人低调谦和的庞宁其实是个“名人”,2018年,省血液中心命名表彰的首批“献血名人”中就有庞宁,她还被列为省血液中心推荐的无偿献血典型人物。

199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颁布并施行,我国全面施行无偿献血制度。那一年,庞宁初到兰州,看见停靠在兰州东方红广场的无偿献血车,出于好奇,她跑去填表登记,体检合格后完成了人生第一次无偿献血。

此后的20年间,庞宁累计献血逾百次,作为省血液中心固定机采血小板队伍中的一员,只要临床急需,她就随叫随到。

“现在的单位没什么人知道我常年献血,我也不会主动去说。”在庞宁眼里,无偿献血原本就不是为了出名,更无意因此成为名人。无偿献血带给庞宁更多的是快乐和幸福,也让她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2011年,没赶上福利分房的庞宁,跟爱人奋斗多年,在城关区购置了一套商品房,面积不是很大,但温馨舒适,足够一家三口居住。庞宁的女儿今年15岁了,聪明懂事,现在兰州市一家重点中学读高一。对当下的生活,庞宁满足且珍惜。

“努力工作,认真生活,今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对未来,庞宁更有信心。

(信息来源:http://szb.gansudaily.com.cn/gsrb/201812/19/c100335.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请帮忙分享:
中国广播电视网络集团有限公司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中广互联
华数集团
湖南有线
湖北广电
江苏有线
歌华有线
东方有线
陕西有线
新疆有线
广东有线
甘肃省广播电视局
安徽广电
内蒙古广电
天津广电
辽宁广电
福建广电
山东广电
广西广电
河北广电
四川广电
每日甘肃网???????
中国有线
中国甘肃
中国文明网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